「天博APP」垃圾计量收费,要让参与者看到利益

技术资料 · 2020-02-04
「天博APP」垃圾计量收费,要让参与者看到利益

  经济增长和城镇扩张繁华光影的背后,是数以万吨计的垃圾围城。随之代价是堆填区和焚化炉的增建,但这类措施只是处理垃圾的最后手段,其环境和政治代价都很高。因此,废品分类与垃圾收费的组合政策才是从源头上减少垃圾的有效方法,然而这套组合拳远非如字面般简单。

  我国早在2000年就在北上广深等8个城市试点垃圾分类,十几年过去,垃圾围城的大势仍锐不可当,除了大拆大建和铺张浪费风气的诱因外,城市对待垃圾分类和收费,依旧简单划一,废品分类以行政手段为主,垃圾收费也用成本最低的定额法。近年广州积极寻求突破,继2011年推行废品回收分类新例后,今年试点垃圾计量收费,然而社会上依然批评不断,公众普遍质疑收费的理由和效果。厘清垃圾分类和收费的原则,比照国外先行者的理念和做法,也许能提供更切实的建议。

  在国际上,污者自付原则(Pollu-ter Pays Principle)早在1972年便在经合组织(OECD )内达成共识。但是,污者自付原则下的垃圾收费只是手段,其目的是促使人们减少制造垃圾,做好废品分类。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垃圾问题同样突出,但有关垃圾的政策细致严谨,虽然垃圾收费种类不一,但让垃圾收费为减少垃圾这一目的服务,并有意培养社会风气。

  在英国,垃圾分类和收费以立法来确立,按家庭人数定额收费,每人都有垃圾分类义务,不同颜色的垃圾桶(袋)摆在庭院或厨房里,打包好后送往所在社区或指定垃圾回收点,任何乱倒乱抛的行为都可能被闭路电视记录,伴之以警告、罚款乃至牢狱之灾。除了法律规管,英国还鼓励社会和商业参与来抵消收费可能产生的负面行为。例如在部分城市,对积极做出减少垃圾的家庭(社区)予以零售商店优惠券的奖励;大型连锁超市如TESCO,减少胶袋的使用到一定数量可抵部分现金,这些做法都让民众在减少垃圾时获得益处,而主动配合形成习惯。在日本,垃圾分类和收费更是做到极致,首先垃圾主要按照每户实际排放量来计算,大件垃圾要额外购买处理券,而且不同垃圾需要在每周不同日子统一收集;垃圾分类处理下放到每个片区,这令每个家庭在经济和社区环境的双重考量下逐渐形成事先分类,减少制造垃圾的习惯,社区风气和社会责任一旦成型,反过来对整个垃圾分类和收费制度提供支持,政策自然可以良性运作下去。

  广州要试点计量收费减少垃圾制造量,除了要考虑行政成本,还要让配合垃圾分类和缴费的民众获益,减小抵制和偷倒现象。处理垃圾问题要兼顾社会接受度和政策灵活性,减少垃圾更要达成社会共识,有社会各行业的支持和参与方能出成效,与垃圾分类密切相关的收费制度,更非一纸公文交钱收数便可安枕无忧。

文章推荐: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