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博登陆」“垃圾分类收集”这条路怎样才能走得通?

技术资料 · 2020-02-05
「天博登陆」“垃圾分类收集”这条路怎样才能走得通?

  生活垃圾是人类活动必然产物。换句话说:有人就有垃圾。为处理处置生活垃圾各地普遍经历过:送至周边农田充做有机肥—简易填埋—卫生填埋—焚烧等阶段。但随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在人们对赖以生存的环境质量愈来愈讲究的情况下,对上述各种单一的处置方式的微言也愈来愈激烈,导致垃圾出路屡屡受阻,“垃圾围城”日渐加剧。尤其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更使适合垃圾填埋和焚烧的空间愈来愈窄,更给垃圾出路的难题雪上加霜。

  天无绝人之路,近数十年来日本、中国台湾地区等地摸索出将垃圾分类收集,作为垃圾最终处置前必需实施的一道门槛后,不仅妥善缓解甚至解决了垃圾出路的难题,而且为社会提供了大量的再生资源,还使原已建成并营运的垃圾焚烧厂不得不合并,甚至停产。这是因为垃圾并非废物。相反,它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再生资源”。实施生活垃圾分类收集,不仅是解决垃圾出路问题的良方妙药,还是让垃圾最大限度地资源化之重要手段,也符合当今“循环经济”理念和“可持续发展”战略方针。国家建设部为解决“垃圾出路”问题,也在2001年批准北京、上海、广州等8座城市作为“垃圾分类收集”的试验、示范城市。还据文章介绍地处南京市的河海大学环境资源系20世纪的90年代曾在苏北某县城试行垃圾分类收集、分类利用措施。结果仅剩处理前垃圾总量的5%,需实施最终处置措施——填埋。但是,历经10余年的历程,国内试行分类收集的城市,总体收效甚微,有的城市更是宣布放弃尝试,继续实施混合收集。为什么在别地能开花结果,在我处却水土不服呢?笔者分析认为主要原因是:

  第一,决策部门对“垃圾分类收集”保护环境、保护地球的深远意义认识不足;对其解决“垃圾围城”的可操作性信心不足。

  实施垃圾分类收集,能最大限度地使垃圾再资源化,延长原资源,特别是不可再生资源的可供年限;可为种植业提供有机肥,从而提高农产品产量和质量,同时还降低生产成本。这些显性效果是容易理解和接受。但那些因利用垃圾再生资源可减少开采资源引起的环境污染,因利用再生资源比利用原生资源产生的“三废”要少,并节省能源,减少碳排放等的隐性效益,往往被一些人所忽略。再如为种植业提供有机肥,从而减少化肥使用量和相应减少化肥的流失,减轻或避免地面、地下水源污染,因增施有机肥后,改善了土壤理化性质,避免土壤板结、沙化,最终保护土地资源等隐性效益,等等,也往往被人们所忽略。而这些隐性效益正是难以用数字化来表示其经济效益的,是无价的。相反,被人们看到的是,推广实施过程中投入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要远远超过传统的收运模式。

  垃圾分类收集不仅是一项系统工程,且涉及方方面面。要建造一些工程,要增加一些设备和设施,要废除一些旧的管理模式、创建一些新的管理模式。更重要的是要得到全体民众的理解、支持和参与。只有将几方面工作同时做好,才能取得预期效果。所以,日本花了30年时间,台湾地区也花了10年时间,才取得今天的成效。广州市虽从2001年开始试行垃圾分类收集作业,到2009年也近10年了,但对缓解垃圾围城难题的作用微乎其微。分析其原因,除因实施的技术路线存在问题外,对该项工作的艰巨性、持久性估计不足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第二,再生利用经济附加值低的再生资源,政府不扶持则无人问津。

  分类收集生活垃圾,虽是解决垃圾出路之首选措施,但若不将不同类别的垃圾组分再生利用,其出路仍会落空。从某种意义来讲,当前大多数市民和个人对垃圾已实施垃圾分类收集了。他们只是仅将成为垃圾的旧书报、用后的塑料容器、废旧金属制品或碎块等回收再利用经济附加值较高的废品分捡出来,送至废品站变卖(估计其数量要占当地环卫部门垃圾清运量的15%—20%)。垃圾中易腐有机物、玻璃制品及其碎片、厨余和吸塑、吹塑类塑料包装废弃物等虽能再生利用,但再生利用经济附加值低,甚至为负数,受市场经济规律制约,迄今很少甚至无人问津。但若能将这部分废弃物再生利用起来,就可减少垃圾总量的一大半。政府及其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对这类再生资源的利用,也未能制定相关政策、措施,激励企业或个人从事这方面的再利用业务。在此情况下,强调分类收集,仅能将废品站回收的废旧物资品种的回收率有所提高,但升幅有限。也就是说,垃圾的分类收集的作用甚微。

  再说任何处置措施都存在布局和处置能力的问题。所以实施垃圾分类收集措施的地域所在地及范围必须要与处置措施相匹配。否则因运输措施跟不上、处置能力跟不上,必然出现混装、混运和混合处置的问题。这不仅无谓地消耗物力、财力和人力,也浪费广大市民一番心血,降低政府在市民心目中的信誉和形象。

文章推荐: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