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搏官网」车企只有本着对市场、对品牌负责的态度,在召回事件中积极应对问题、解决问题才能使自身在召回事件中变得强大。

频道:天博新闻资讯 日期:

车企只有本着对市场、对品牌负责的态度,在召回事件中积极应对问题、解决问题才能使自身在召回事件中变得强大。

半个月前,我从某宝买了一双半价鞋,到货后发现尺码不对就跟客服一顿拉扯,对方很友好地同意将鞋子“召回”,这让我很感动,为我没有损失这一双鞋的价钱,也为这个店家的优质服务与责任感。

实际上,“召回”作为一种商业现象,出现在社会商业体系下的各个角落,说白了就是商家的主动退货行为,大如汽车,小到玩具,都有因为各种被召回的原因,而这一行为却不一定是坏事。

召回,新能源汽车

就拿汽车来说,召回是按照法定的要求和程序,由缺陷汽车产品制造商进行的消除其产品缺陷的过程,再普通不过了,发动机问题、气囊问题、电池问题等等,都有可能构成召回的X因素。

说到这里,我们不妨来看看今年上半年国内的汽车召回情况。

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发布的召回公告统计,从2020年1月1日至6月30日,国内汽车市场共发起67批次召回通告,涉及41个品牌共计322.14万辆缺陷汽车被召回,同比上涨16.73%。最近6月份,则有68.33万辆缺陷车辆被召回,同比激增1321.74%,环比下降17.38%。

召回,新能源汽车

整体看来,2-3月的召回高峰期受到疫情影响而延期,直至4月达到一个巅峰,单月召回超过100万辆,随后有缓慢回落之势,同样地,今年的“315”同样不是高峰集中区。除此之外,今年的汽车召回还有什么新趋势呢?

关于召回的新趋势

今年的召回结构依然以燃油、乘用车为主,商用车和新能源的产品总量较小。在此基调下,对于不同时期的具体表现,每一年的召回情况也各不相同。

和往年相比,今年召回的大体趋势是合资企业召回较多;新能源电池召回增加较快;传统车召回没有出现新的趋势性事件;而进口车由于海外疫情而召回减少。

召回,新能源汽车

 

在90余次的召回批次中,进口车企50次,合资品牌企业30次,自主品牌企业最少。可见,尽管受疫情影响,进口车减少,但进口车依旧是召回数量的“主力”。其中,进口车的德系和欧日系召回较多。这一方面反映出车辆本身的问题是有的,另一方面也不可否认德系、日系对于召回的执行力很好。

从召回占比来看,德系联合日系合计超召回总数的八成。在各国别车型召回次数前十位的品牌中,德系品牌即占据五席。无论是在召回次数还是总量上都高于其他品牌,共发起29批次召回通告,累计召回138.3万辆,占今年上半年召回总量的43.1%。

召回,新能源汽车

而在召回次数的前五位中,德系品牌更是霸占四席,奔驰、宝马、奥迪以共计32次的召回次数占到上半年国内召回次数总和的三分之一,并位列召回次数排行的前三甲,三者累计召回数量达197.8万辆,占上半年召回总量的61.4%。

日系车紧随德系之后,今年上半年10批次通告共召回137.1万辆,占比42.7%。其中本田5月29日单次超77万辆的汽车召回,不仅几乎涵盖了本田全系国产车型,也是今年国内单次召回数量最多的一次。

新能源市场上,纯电动车型在过去半年中累计召回1.48万辆缺陷车辆,其中因动力电池存起火隐患宣布召回的缺陷车辆达7,247辆。电池召回速度增加较快。

召回,新能源汽车

另外,中国自主品牌在过去半年中召回频率较低,共展开11批召回,涉及11个品牌累计6.56万辆缺陷车辆,较去年同期相比下滑78.42%。其中,一汽奔腾B30因火花塞问题召回车辆45406辆,为今年上半年自主品牌较大规模的召回事件。

同时,该召回也是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在收到消费者关于此问题的缺陷线索报告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立即部署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对该问题开展缺陷调查和评估。最终,受调查影响,一汽集团决定采取召回措施。

都有哪些原因

自2016年以来,安全带和气囊等是召回主体,安全带带来的召回影响是最大的。在16年和18年基本都占到了召回数量的一半儿以上的状态。而今年从召回原因来看,燃油系统、软件问题、电池隐患等成召回故障原因。

召回,新能源汽车

先看一下燃油系统的原因。2020年,日本电装生产的燃油泵故障宣布展开召回,消息自美国市场向全球快速蔓延开来,涉及的汽车品牌从丰田到雷克萨斯,再到包括本田、讴歌、马自达、三菱、斯巴鲁在内的大部分日系品牌集体沦陷。

截至目前,中国市场中因日本电装提供的燃油泵故障展开召回的涉及车辆总数已超过128万辆,且这一数量如无意外还将持续增长。

召回,新能源汽车

据NHSTA安全召回公告披露,斯巴鲁汽车将召回由日本电装公司美国部门提供的有缺陷的燃油泵,共涉及召回车辆18.82万辆,未来,这一召回范围或也将扩大至中国市场;本田汽车也在6月2日证实,旗下本田和讴歌两个品牌将在全球范围内召回140万辆2018至2020年款中部分存燃油泵故障的车型。

高田集团在安全气囊市场中的寡头地位匹配其带来足以致命的严重质量缺陷,由于同一个供应商提供的同种汽车零部件接连引发不同车企展开大规模召回行径,不禁让人联想起高田气囊。因为这个原因,“燃油泵”或成为2020年国内最大规模的召回原因。

除了燃油系统之外,软件问题也在汽车新四化发展背景下,逐渐成为除新能源汽车所新增的三电系统故障外的又一问题。

召回,新能源汽车

数据显示,在2013-2018年的汽车召回案例中,涉及软件的召回无论是召回次数还是数量都呈明显上升趋势。而今年1-6月中,因软件相关故障展开的召回总数进一步扩大,涉及车型生产时间则多集中在2019年间。

以沃尔沃为例,3月27日,沃尔沃汽车发布公告称,因供应商原因,其ASDM(主动安全主控模块)软件可能无法与2019年第四周起引入的ASDM硬件完全兼容,进而导致AEB(自动紧急制动系统)和/或碰撞警示信息、制动辅助功能受限,增加车辆发生碰撞的风险。为此,沃尔沃汽车将在中国范围内召回2019年1月以来生产的15万辆进口、国产在内的9款在售车型。此次全球范围内的召回,或也从侧面展现了沃尔沃对于安全的严谨态度与重视程度。

召回,新能源汽车

除此之外,电池隐患也是召回的重要原因之一。

根据《新能源汽车国家监管平台大数据安全监管成果报告》显示,自2019年5月起,新能源汽车国家监管平台共发现79起安全事故,涉及车辆96辆。但聚焦到召回层面,自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国内因动力电池起火隐患共计展开4起召回。

召回,新能源汽车

尽管进口车、合资车占比较大的总体形势依然存在,但电池隐患等新的召回因素也已经加入,车企只有本着对市场、对品牌负责的态度,在召回事件中积极应对问题、解决问题才能使自身在召回事件中变得强大。

而召回作为一种成熟的解决汽车产品缺陷的机制,为保障社会公众人身、财产安全和汽车行业的健康发展作出规范,车企愿意站出来为产品负责,我们也应该给予肯定。

相关热词搜索:「天搏官网」

相关文章